远离纷扰的那一片宁静花田

远行客

2015-12-10

       这半年来,最让我觉得幸福的事,就是在拥挤的公车上晃来晃去的用手机阅读安房直子的童话。打开那些文字的时候,就打开了一扇通往世外桃源的门。我像是喝了缩小药水的爱丽丝,惊讶着小心翼翼的挤进了叫做wanderland的王国。 
       越接触的多,就越喜欢日本的文学。日本人似乎总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抛开某些诡异和变态的那一端,另一端则是清新自然充满爱与想象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自然界的每种生物都充满灵性,溪水、花木、动物,都带着对自然的敬畏和爱的存在着,没有“人定胜天”这种狂妄自大的想法,人类反倒像是溜进自然家园的小偷,惊讶于自己的世界中不再存在的和平、善良、宁静和想象力,蹑手蹑脚的走近自然,却没想大会被小动物们当成客人尊敬的招待着。在这个世界里,最好的东西不是大房子、金钱和权利,而是一束新开的玫瑰、一片金黄色的阳光、一篮挂着露水的新鲜草莓。简单点说,就是爱吧。   
       一只小狐狸会用蓝色的桔梗花汁做染料,把人类的拇指和食指染成蓝色,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框起来向里望,就会看见自己最想看到的人——离世的亲人、爱恋的姑娘。。。这是多么细腻入心的场景啊。   
        我想安房直子女士一定有一双不同与常人的眼睛吧。我也试图想象在每一个角落的草叶上找到这种美好的想象,但是总做不到。是不是离开wanderland太久了,它已经拒绝长大的我再回去。如果想能离自然近一些,就要学会除却自身太具有“人味”的东西,比如对金钱物质的追逐,与人类相隔的远一些,就会离那个桃花源更近些。想起陶渊明说的“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真的希望有一天,我也有能力摆脱外界干扰,独自一人回到那个开满野玫瑰和桔梗的花田。“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不需要大房子,不需要得到老板的赞许而加工资,不需要买车代步,不需要蜷缩在工业文明中的某个城市大楼里苟延残喘。我想要的,只是那一片宁静的花田,大家相互爱着,快乐又简单,那应该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了吧。 
      不知道这种想法,是人作为动物而对自然产生的一种原始依恋,还是人作为社会成员而对工业社会所构建的对物质无休止的贪婪的一种警觉。越来越厌恶现今城市所带来的所谓文明进步,还是希望能够在一片美丽的田野上耕作,抬起头就能看见原野明媚的色彩。在这一点上,我拒绝长大,拒绝做一个成熟的成年人,我喜欢永远活在孩子的世界里,幼稚、单纯、美好。其实,我们原本可以不那么忙,不那么奔波,但是我一直想不出,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当今的社会越来越脱离大自然,越来越缺少人情味,越来越讲究更高更快更强,变成一片急速生长的癌细胞? 
       如果只是为了速度,而忽视了方向正确性,会不会出现可怕的后果呢? 
我想,内心希望的这种恬淡平静是一定不能实现的,我无法超越自身所处的时代单独存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个多么美好的梦想,是否因为无法实现,诗人才结束自己生命的呢? 
       那么,我可以像安房直子女士一样,用另外一种方式,接近内心中那一片宁静的花田,比如写下来,或者画出来,给那些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看,让大家感受到爱和安详。 
       这是我的一个理想。争取能够实现它。 

 标签:绘本  童年  日本  动物  梦想  
1578 1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