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感人高考作文:《最美的语言》

丁立梅

2018-06-15

这世上,最奇妙的是语言。

天空有天空的语言,大地有大地的语言,草木有草木的语言,河流有河流的语言,动物有动物的语言。

对人类而言,语言是一切人性的载体,是所有文明的基石。

就像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说:语言是存在的家。

语言有多丰富,生活就有多丰富。

但繁花似锦,千帆阅尽,却不及一声“爸”“妈”来的如斯亲切,如斯温暖。

因为这世间一切美好,都源自他们赐予的生命。

当我们还有机会说这两个字,我们应该珍惜,毕竟叫一声就少一声了。

这篇文章是丁立梅老师写的2018年江苏省高考下水文,感动了无数人。

下水文就是老师布置的作文,老师自己写范文。

01

回了趟老家。

这次回老家,我没像往常一样,预先给我爸我妈发布通知。

我爸我妈毫无准备,他们真实的日常,便真实地坦露在我跟前。

上午十点钟的光景。

村庄安静得像一座空城,轻微的风吹,也能听得见回响。

地里的麦子熟了,有些已收割,有些还没收割。

大地缄默不语。

有小白狗不识我,远远冲我吠,扯着喉咙跳上跳下,兴奋得不得了。

村庄里来的陌生人也少,它一定当我是陌生人了。

我苦笑,我何尝不是一个陌生人?

爸妈没有应声走出来。

家门半掩着,门前的场地上,晾晒着麦子。

场地边上,是我前年种下的花,两三年的工夫,它们已蔓延成一大片了。

是些大丽花、波斯菊,还有小野菊,它们正颜色绚烂,热情高涨地开着。

花丛中没见到一根杂草,说明我妈肯定给它们除过草了。

我关照过她的,一定要养好我的花。

我妈记着了。

02

打我爸电话。

我爸正在村部卫生所输液,他身体有炎症,又查出身体内长了个肌瘤。

村部挪了地方。

我向一个人打听怎么走,那人很热心地把我送出好远。

村部大院子里没见到一个人。

卫生所的一间屋子里,人却满满的,都是些老人,都在输液,我爸在其中。

看见我,他很激动,别的老人都没有儿女去看望的,只他有。

他一个劲地傻笑,嘴里重复地说的只有一句:“乖乖呀,乖乖呀。”

儿女是他最好的药,能止他一时的痛,让他忘了疾病。

妈原来在家,在蚕房里忙着。

妈很像一片草叶子了,缩在哪个角落里,很容易被人遗忘掉。

我责怪妈:“不是让你不要再养蚕的么?!”

妈很委屈,她说:“我家的桑叶长得那么好,那么好。”

妈的逻辑是,既然长得那么好,不养蚕就对不起桑叶了。

妈又喃喃:“家里的活计我不做,谁做?你爸又不能做。他得了这个倒霉的病,总是尿裤子,一天到晚我要帮他洗十几条裤子。”

爸听见妈的话,很抱歉地笑,沮丧地跟我说:“我有时都觉得没活头了。”

03

我安慰他:“爸,咱活着一天就赚了一天。你虽有病,可比起那些中风躺在床上不能动的人,不是好很多了吗?”

爸点点头,说:“是啊,我还能吃还能睡,还能走还能动的。”

“咱有病就治病,积极地去应对,万事不要怕,有我呢,我会帮你安排得好好的。”我继续宽慰我爸,并塞给他一些钱。

妈这时跑过来告状,说上次爸说带她上街玩,结果去逛了一天,什么也没舍得买,吃饭是买的盒饭,就蹲在冷风口吃下去了。

妈本是笑着说的,说着说着,就抹起眼泪。

妈的眼泪,近年来特别多。

爸只好干笑,说:“你这人,你这人,也是你同意买盒饭的,那天我们不也吃得挺饱吗?”

我实在不知说他们什么才好,想到风里头,两个老人蹲在一起吃盒饭,我鼻子就发酸。

04

爸手头也不是没有钱。

我姐说:“他存着好几万呢。但爸一辈子穷怕了,节俭得近乎吝啬,近乎抠。”

爸有他的理由,万一呢,万一出个什么事要用钱呢,到时没钱,那不是让子女受累了?

爸是在为他和我妈的后事做准备,我心里明白,我只不说,假装天还长着,地还久着,岁月还未老。

我拉他们一起站在门前的花旁拍照,我妈为此特地换了身新衣裳,笑得像个小女生。

我爸也很认真地把翘起来的衣角理平,又换一顶新帽子戴头上。

我一手搂一个,叫一声爸,再叫一声妈。

这世上最美的语言,我怕是叫一声少一声了。

但眼下我还能叫着,我很感激了。

作者简介:丁立梅,作家,江苏东台人,代表作品《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仿佛多年前》《有美一朵,向晚生香》,出版作品逾五十部,被读者誉为“最暖人心的作家”,文章连续十余年被选作中考试题,有文章入选中学课本,微博@我是丁立梅,公众号:丁立梅(ID:woshidlm310),尚书悦读(shangshuyuedu)已获授权转载。


 标签:精选好文  高考  作文  范文  
3086 2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