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知识已过万重山,你还在傻排状元榜吗?

杨东平

2018-05-10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在5月8日举行的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各地严禁宣传“高考状元”、“高考升学率”,一旦发现严肃处理。

事实上,对于过度宣传高考状元的问题,教育界和民间早有质疑。早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有人大代表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应制定相关管理规定,禁止炒作“高考状元”和“中考状元”。提出这项建议的人大代表卜仿英指出:“大张旗鼓地片面炒作,对引导全社会树立正确的教育观、人才观,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对考生也带来无穷的心理压力和各方面负面影响。”

“高考状元”不具可比性

用“高考状元”的单一指标进行高中排名,完全没有科学性、专业性可言。

“状元”作为高考的一个自然产出,本质上也不具可比性。去年,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发布了《校友会2017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看看这个有些“诡异”的评价结果:近十年来盛产“高考状元”的城市,在4个直辖市之外,乌鲁木齐名列第一,昆明第二,银川和西安并列第三,海口第五。

为什么多是民族地区和教育相对欠发达地区?首先是因为考卷不同。除了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等地高考是自主命题,试卷不一样;即便全国卷,也分为3种不同的难度,用于不同地区。其次,前些年的高考总分,各地的加分政策名目繁多,差别极大,“高考状元”大多并非“裸分状元”。“高考状元”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指标,而且含金量越来越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许多高分考生直接去国外上学,不跟你玩了!

不考虑考卷的差异,只比较“状元”的绝对数也没有意义。例如,衡水中学每年参加高考的学生60多个班、三四千人;上海中学高三8个班,不到400人,状元数有可比性吗?比较而言,按“状元数/考生数”产生的“状元率”评价,是否稍微“科学”一些?

“状元”数比较忽略了教育公平

说它有误导,还因为状元数的比较忽略了教育公平的重要功能。超级中学对高分学生、“高考状元”的垄断,极大地破坏了区域内高中教育的生态,导致一花独放,百花凋零。

由于它们主要位于省会和地级市,远离农村和实行高收费,农村学生的比例明显低于非超级中学,已有研究证明。所以,重要的不是评价某所高中产生了多少“状元”,而是“状元”产生于多少所高中。“状元”的分布越均衡,能够产出“状元”的县中越多,基础教育的品质就越好,农村学生的比例也越高。

即便如此,用状元数、状元率评价高中仍然是不可取的。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一所著名高中会无聊到以录取分数为夸耀,人家比的是校友的成就,是总统、诺贝尔奖。这不是比“状元”重要得多吗?这样,上海中学的价值就可以稍微体现了:两院院士57位、大学校长256位、国际学术组织领军人物82位,还有部级干部百余位、解放军将领几十位、大使、参赞等百余位。但是,这样的比较仍然是有欠公平的,因为历史形成的发展差距实在太大,因而,不比较也罢。

可见,教育评价固然要讲科学性、专业性,首要的却是正确的价值观。有些省市已经不公布状元分数,比如广东,所以榜上无名。江苏省去年起不公布高考成绩,山东、辽宁也已不再公布高考成绩,以遏制对高考状元、高考录取率的炒作。这才是清流,才是教育发展的正确方向。

写在最后

知识已过万重山,你还在傻排状元榜吗?

面对互联网和智能机器人时代的挑战,中国教育正在两种力量的纠缠拉扯之中。尽管我们在应试教育体制中一时还难以自拔,但变革正在出现,选择也越来越多。作为教育人和教育机构,如果我们不去拥抱和推动教育创新,是否至少应当恪守一个起码的底线,不再为应试教育摇旗呐喊、推波助澜?

 标签:教育观点  高考  状元  教育部  
99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