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这是我最后一本书”

长沙晚报

2017-06-12

6月1日,廊坊,第27届书博会。著名作家余秋雨携全新散文著作《泥步修行》亮相新书分享会。面对热情读者,余秋雨动情地说,“这是我关于人生修行的第一本书,也是我的最后一本书。”

只有这一本才是真的

近年来,网上涌现出大量以“余秋雨”名义发表的人生格言、美文。这些文字尽管是盗用名字,但给余秋雨一个启发:现在的年轻人,多么需要有年龄的人告诉他们有关人生的哲理,就是这辈子该怎么过。“回想年轻的时候,我也有这种希望,所以我觉得,我写那么多的书,最后一本应该写修行。”

“我写这本书,让那些一直对我充满好意的年轻人看一看,这个长期被他们冒名的真身如果亲自动手,写他们很想写的那种句子,将会是什么模样。”余秋雨笑着说。

《泥步修行》的出版,让人们得以一览余氏人生箴言的庐山真面目。余秋雨说:“网络上标有我名字的大量诗句、美文、格言,内容全部有关人生修行。但只有这一本才是真的。”《泥步修行》中所有篇目均为第一次公开发表。

人生如何抵达自在的境界

修行需要破惑。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由“立”到“不惑”,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人们正是从种种“立足点”上,生出无穷无尽的“惑”。无论是专业的、权力的,还是人际的、财产的,都带来大量竞争感、嫉妒感、危机感、忧虑感。

只知求“立”,却不知破“惑”,造成了生命的大量虚假和颠倒。“内心焦急”的余秋雨在最合适的年岁推门而出,现身说法,以这本系统阐释人生修行的归结性著作,引领读者探寻人生最美的出路。

“破惑”是修行之路的开始。作者回顾了自己破除每一个“惑”时的心路历程:灾难时如何守住正觉?为什么辞职是破解“官位之惑”的结果?如何看待“名惑”的虚妄?怎样破除钱财的迷魂阵?如何不被潮流裹挟?怎样以强大的心灵治愈仇恨?在破除这每一个“惑”而达到“不惑”的过程中,一步步使艰难的修行变得切实可行。

“问道”是修行的智慧源泉。余教授坦言,尽管他对西方的人文哲学并不陌生,但“对天地人生最高智慧的揭示,主要在古代东方”。作者从佛、道、儒和魏晋思想家的多重智慧中筛选出直接有助于修行的精神助力,这也使个人修行融入了千年共修。

“安顿”是修行的总结和心灵的归宿。“我们要找到使自己身心安顿的地方,不要考虑太远。”安顿,不能全靠已有经典,而必须由自己出场,寻找到一种最自在、最简约的精神图谱,这就是心灵安驻的地方。

金句

1、“名”的本质,是一种虚妄。而且,是一种最颠倒、最脆弱的虚妄。

2、乐于接受“无常”,这是一种最健康、最积极的人生状态。来什么就接受什么,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一切都能对付,无事不可处理,而且是在未曾预计的情况下来对付和处理。即使突然冒出来令人惊悚的情况,也只把他看作是自然的安排。这种人生状态,是多么令人神往。乐于接受“无常”,人生的气度也就会无限开阔。

3、只要停止撕裂,我们就能发现,所谓善良天性,就是潜藏在心底的“无缘无故的爱”。

4、我们修行的重要目标,是减少和排解人文劫难。

微访谈

和人生连在一起来阅读

长沙晚报:《泥步修行》书名感觉别有深意,是否和您的心路历程有关?这几年有哪些让您觉得是“泥步”呢?

余秋雨:这是一个很阴险的题目,希望我讲我遇到了哪些困难、哪些人来攻击我,不存在。泥步这两个字,是让我们脚踩我们的大地,讲的是有一些本土感的意思,我从山下走来,其实在后面走的时候也是泥步,我到农场去劳动的时候,所有的同学在下雨天都滑倒了,就我不滑倒,因为我小时候赤脚走在泥路上,永远不会滑倒,现在也还是这样。泥步指的是这个,而不是说泥步里有好多厌烦的东西,没有。

长沙晚报:您希望读者以什么样的姿态阅读《泥步修行》?

余秋雨:我非常希望他们和自己的人生过程连在一起来读,做近距离的对比,也可以和他们的长辈交谈交谈,他们的长辈也就是我这样年龄的人。长辈可以得出一些类似或者不同结论,对他们有帮助,也就是说,不要仅仅把它看成一本学术书籍,我故意不把它写成学术书籍。大家看我《问道》很多地方都容易写成学术书籍,我马上回避了,因为写成学术书籍对我太容易了,笔一拐就过去了,但是为了让年轻人看懂,我笔又拐回来了,希望他们的阅读和生活连在一起,和人生连在一起。

长沙晚报:现在图书市场上可谓百花齐放,年轻人该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书?

余秋雨:第一,选重要的书,问问老师问问周围的朋友;第二,重要的书太多,看看是不是适合自己,如果不适合自己的知识结构,不适合自己的心理结构,不要看,因为世界很大。

读重要的书就是读第一流的书,读适合你自己生命结构的书,读的时候要加入自己的创造。

 标签:名家  余秋雨  散文  人生  修行  哲学  
768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