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李岩

2016-02-19

在唯物史观的影响下,神话故事很长一段时间被视作封建迷信,属于老师、家长不让孩子看的东西。从这个角度讲,由官方牵头梳理中华文明的起源,打捞神话故事,可以说是一种进步。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近日,上海市启动了“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参考神话故事,创作文艺作品,以此来梳理中华文明的起源。官方如此重视神话,这在以往并不多见。在唯物史观的影响下,神话故事很多时候是跟封建迷信划等号的。而对于世界观形成过程中的青少年来讲,应不应该让他们接触乃至熟读神话故事,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唯物”压倒一切的少儿阅读不一定可取

每年春节,都是大家吐槽央视春晚的时间。我们普遍觉得如今的节目不如以前的好看。在大家津津乐道的春晚经典作品里,1989年由赵丽蓉和侯耀文表演的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一定是会被提及的。而这部作品里,其实就有对神话故事的严重鄙视。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中,赵丽蓉与侯耀文

小品中,赵丽蓉的儿子见义勇为成了英雄,侯耀文作为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英雄的母亲赵丽蓉。当侯耀文问她怎么教育孙子时,赵丽蓉老师用她独有的唐山口音说道:“只要他一闹,我就说你还闹!一会老妖精捉你来了!”

侯耀文赶紧捂住赵老师的嘴,说这段拍了播不了,您说说怎么给孩子讲古代故事的吧。赵老师笑着说:“我还就会讲古代的故事,我给他讲这个牛郎织女天河配啊,阎王爷跟猪八戒打起来啦!小鬼儿扛着招魂牌啊!”

侯耀文赶紧又上去捂嘴:“这也是封建迷信,也不能播。您就不能讲讲有意义的,比如司马光砸缸的故事?”

后面的,就是大家更熟悉的“司马缸砸缸”的故事了,甚至至今还有很多人以为,这个小品就叫《司马缸砸缸》。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在这个小品中,“老妖精”、“牛郎织女”、“阎王爷”、“小鬼儿”都被代表着“政治正确”的电视台记者侯耀文视作封建迷信,是不能在电视上播的。这也代表了多年以来的正统史观:唯物压倒一切,凡是唯物论解释不了的神话、传说、鬼故事,一律扣上“封建迷信”的帽子。

客观地讲,封建迷信的确害处极大。直到现在,各地还不时爆出一些跳大神治病,装神弄鬼骗钱的新闻。有不少人笃信属相不合不能结婚,羊年不能生孩子这种明显没有科学道理的迷信说法。这些被骗了钱的,或笃信某种迷信的人,大多是五六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很少迷信,这不能不说与持续了几十年的唯物论教育有关。

然而另一方面,唯物论教育的弊端也逐渐显露。以前大家都迷信,容易轻信鬼故事的同时,也相信“离地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这类警示性格言。而被唯物论武装大脑的一代人,不会再信“不打针不吃药,xx大师给我发功保佑我身体好”这类话,但同时也把警示抛到脑后。中国近二十年来制假贩假猖獗,炸油条放明矾,皮鞋底做酸奶,奶粉里边加三聚氰胺……只有你想不到,没他们做不到的。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肯德基的油条叫“安心油条”,并把“不含明矾”作为卖点放在广告显眼处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卖牛奶的把“未检出三聚氰胺”当成炫耀点,这其实是食品行业的悲哀

以上这些恶果,跟唯物论教育多少有点关系。迷信的人,大多会有“昧良心的事不能干”这样的心理暗示,而笃信唯物的人往往不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话,他们以事实为导向:只要不吃死人,不追查到我身上,我管你吃了对身体好不好呢!

从这个角度讲,在青少年读物中加入一些神话传说,乃至轮回、因果报应等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故事,是有道理的。“中华创世神话”项目有其积极意义。

二、“创世神话”在欧美国家是重要的全民读物

如果你留意美国宇宙飞船上天的新闻的话,估计能看到一幅很违和的画面:身穿全套宇航服的宇航员,冲着摄像镜头摆出职业性的微笑,然后转身向飞船走去,一边走一边在胸前画十字,很可能还在小声念叨:“上帝保佑。”

之所以说这个画面违和,是因为其中融汇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思想:极度科学和极度迷信。能把宇宙飞船鼓捣上天,能在太空操作飞船运行,非有世界精尖的科技实力不可。而拥有这样强大的科研能力的人,居然相信神明保佑!他们明明知道那个叫上帝的人在整个宇宙飞船的制造过程中,没帮过一根手指头的忙啊!

其实中国也有较为完备的神话体系,只是不太为人所知,学校里并没把神话故事当成教学科目,这在应试教育为王的中国,基本就等于没人关心。相对于中国人对本国神话的漠视,西方人可是把创世神话当宝贝。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希腊神话谱系图

西方神话大体上可以分为希腊神话体系和来源于希伯来神话的《圣经》体系,分别以宙斯和耶稣为代表人物。他们不仅自己学,还进行文化输出。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事物,都源于他们的神话故事,比如——星座。

没错,几乎每个女生都心心念念的星座,就是不折不扣的希腊神话衍生物。看看这段描述——

在古希腊时代,海神波塞顿的儿子奥立安是位有名的斗士,相当有女人缘。赫拉女神听到后相当不悦,派出一只猛毒的天蝎去抓奥立安。天蝎悄悄溜到奥立安身边,以其毒针向其后脚跟刺去,奥立安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已气绝身亡。因为有此功勋,所以天上就有天蝎座。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天蝎座美图

这就是传说中热情又残酷的天蝎座的来历。是不是……很扯?

能把很扯的东西当成文化精品输出国外,进而成了年轻人的流行时尚,这本身就是对本土神话的尊重。

当然,除了星座传说那种神乎其神的,也有相对比较正经的,比如九大行星的命名。算上已经被取消行星资格的冥王星,这九大行星都对应着希腊某个神。比如金星就叫venus(维纳斯,爱与美的女神),火星就叫mars(玛尔斯,战争之神)。更不用说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从名字就能看出和西方神话千丝万缕的关系。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九大行星英文名,除地球外,每个行星都对应着一个希腊神话人物

西方神话也通过荷马史诗等文学作品流传了下来,一些故事成为了中国人也懂的成语,例如形容人有致命死穴的“阿喀琉斯之踵”。但这个成语来源用唯物的角度想同样很扯:阿喀琉斯他妈为了给他练“金钟罩”,在他刚生下来时拎着他的脚踝倒浸在冥河里荡啊荡,全身都被冥河水泡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只有他妈手里的脚踝部分没沾上水,因此成了他的致命死穴。

这故事要多迷信有多迷信,一幅恶妈妈想淹死孩子的画面跃然纸上。然而作为神话,它有其独特的魅力,历经几千年的沉淀,已经成了东西方通用的文学语言。我国田径运动员刘翔因为脚踝伤势退役,人民网做了一组图,名字直接叫《刘翔的阿喀琉斯之踵》。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可见,在中国官媒眼中,“阿喀琉斯之踵”这样的词也是逼格满满的。

三、警惕“神话工程”沦为“政绩工程”

任何事物都要正反两方面看,“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这个项目同样不例外。项目组由上海市委宣传部牵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董云虎亲任项目组委会主任,规格不可谓不高。而仔细看项目宗旨,有些细节却又令人有点担心。

在上海市政府官网——“中国上海”发布的新闻中,有这样一段话:“《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项目》以《中华创世纪》一书为基础,参考其他相关典籍、故事文本,努力丰富拓展神话内容,通过创作一批优秀的文艺作品,更好地展现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梳理中华文明的起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提供文化源头上的支持。”

通过上文可知,整个项目是以一本名为《中华创世纪》的书为依托的。而作为这么大一个项目的基础性文案,《中华创世纪》是本什么书呢?

从网上能查到的信息显示,该书是2011年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以故事的形式,讲述了自伏羲、女娲创世造人以来,至大禹治水,鼎定天下的上古神话。其间,包括炎帝、黄帝的丰功伟绩,中华民族的起源等故事,都得到了重点讲述,对青少年了解中华民族璀璨的上古传说及先民文化大有裨益。”

这样一本书,理应有不少学校、家长买回去作为孩子的课外读物。然而销售情况如何呢?

在爱读书青年聚集地豆瓣网上,它无人评论——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在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当当网上,它没有评论信息(买了才能评论,没有评论基本意味着没怎么卖出去)——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在另一家大型网上书店京东上,它倒是有评论,但评论是这样的——

【文化观察】应该让孩子阅读神话故事吗?

以上信息都能说明,这是本出版后就几乎无人问津的书。所以,当这本书在出版并沉没了四年后,突然成为一项大型政府工程的基础蓝本,就不能不让人有些疑惑:这是玩真的吗?还是你说说我听听然后就算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疑虑,是因为类似雷声大雨点小,由文化工程沦为政绩工程乃至面子工程的事,我们见的着实不少。就说青少年教育这块,全国新童谣大赛就办了五届,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新童谣。然而这里边出过一首有《找朋友》、《丢手绢》,或哪怕是“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之类“老童谣”传唱度的新童谣吗?

小编衷心希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中华创世神话”工程能够成为普及中华神话的重要力量。

结语:

系统收集整理中国神话故事,顺便让孩子读读本土神话,在知道十二星座的同时也知道知道十天干、十二地支;知道玛利亚和耶稣是母子的同时,也知道知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没什么关系(他俩真的没关系,《西游记》里把他俩写成夫妻是不对的),这是一件好事。只是我们都被文化政绩工程搞怕了,就想稍微提个醒。如果最后这项工程顺利推进,则无疑善莫大焉。

 标签:中国  文化  古代  神话  教育  圣经  信仰  
542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