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怎么过冬至?

新京报

2015-12-23


古代冬至有长假

如果这会儿还在上古,那么,我们把黑夜最长的冬至作为年度时间循环的起点,所以今天就是新年——放假。
如果在中古,年节、寒食和冬至并称“三大节”,冬至被视作“亚岁”,民间流传着“冬至大如年”之说——还是要放假。
就拿汉代来说,冬至的假期有五天之久。据《太平御览》记载:“冬至始,人主与群臣左右从乐五日,天下之众,亦家家从乐五日,以迎日至之礼。”
到了唐宋,内外官吏有七天的冬至假期,和新年假期一样长(寒食和清明假期只有两天)。冬至日在北宋地位甚高,根据《东京梦华录》的描述,最贫穷困顿之人,亦要在这天更换新衣,无论是倾家荡产去买,还是出门跟人假借。这一天,除了穿新衣、享美食,百姓还要祭祀先人,然后去参加政府专为冬至而放开的民间赌博,小朋友在街头巷尾传唱着《数九歌》。苏辙在《冬至日作》一诗中说:“似闻钱重薪炭轻,今年九九不难数。”从南宋时期苏州一带的《数九歌》里,我们可以看出,苏州回暖颇早,还没出九,猫狗已经在寻阴凉地躲太阳了:
“一九二九,招唤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篱头吹觱篥(bi li,均为四声);四九三十六,夜眼如露宿;五九四十五,太阳开门户;六九五十四,贫儿争意气;七九六十三,布纳两头担;八九七十二,猫狗寻阴地;九九八十一,犁耙一齐出。”

古代的冬至日看上去一派欢天喜地,事实上,古人对冬至始终抱有战战兢兢的恐惧和畏惧之心。《周易》说“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汉代规定,在冬至日前后,人们要“安身静体”,官员不工作、不听政,有事儿日后再说(“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直到唐代,冬季还是一个颇为凶险的岁时。从古代农事信仰来看,冬至时分,阴阳交割,农事终结,万物亡寂,生机禁闭,春日待启,大自然的一切都处于由死转生的微妙节点之上,人类应小心谨慎地度过。

古代冬至吃什么 

岁岁冬至,对于“吃什么”这个问题,南北方人总要做一番争论:北方几乎通吃所有年节的饺子,单挑南方五花八门的冬至食物,包括赤豆粥、汤圆、糍粑、年糕、腊肉、羊汤等等。其实在古代,北方和南方(主要是浙江地区)都是吃馄饨过冬至的,现今四时可用的馄饨在过去是冬至的专门食品。馄饨历史悠久,三国时代《尸雅》有云:“馄饨,饼也”,不知是说彼时馄饨个儿大,还是那会儿饼都有馅。北方至今仍有“冬至饺子夏至面”的说法,万历《绍兴府志》曾记载说“祀先以馄饨,亦或宴饮”,在会稽和萧山的县志里,你还能找到馄饨的做法:“各家有糯米粉、麦子裹肉馅相遗。”没吃过糯米做皮的馄饨,想来口感应宛如一颗肉馅汤圆。

冬至馄饨的意义主要在祭祀,其次才是食用。美食万千,为什么选了馄饨?记叙清代北京风俗的《燕京岁时记》提供了一种解释:馄饨“有如鸡卵,颇似天地混沌之象,故于冬至日食之”。所以说,有古人认为冬至吃馄饨是为了破阴释阳,支助天地间阳气生长。还有人抱着更纯粹的目的吃馄饨——为了更聪明些,因为“馄饨”谐音“混沌”,有糊涂不开窍之意,吃掉“混沌”便可增益智商。
到了民国,北方冬至日就基本吃饺子了,据说是为了纪念和感谢东汉神医张仲景的挽救耳朵之恩。话说张仲景为了不让人们冻掉耳朵,给大家煮羊汤下饺子,形似“娇耳”——吃了锅里的“耳朵”,便不冻自己的耳朵。

从古代国人的吃食之中可以看出,大家的联想和祈愿真是丰富极了。南朝荆楚一带冬至吃赤豆粥,是因为疫鬼怕红色的小豆,故可祛病;苏州人吃冬至团、福建人做米圆、潮汕人吃冬节丸,一取团圆之意,二是根据“凡阳象圆”之说,吃圆形食物可以壮阳强身;而四川地区在冬至日进补羊肉,不仅因为食羊可暖和身体,亦是因有“羊”同“阳”,可支助阳气生长。


参考资料:

《岁时节日里的中国》,常建华 著,中华书局,2006

《冬至节的文化学分析》,张君,1992

《冬至节俗及其饮食文化的变迁》,张茜,2011
 标签:冬至  古代  民俗  文化  中国  新年  饮食文化  
880 1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