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乌鸦”:飞翔在童年阅读记忆中

却咏梅

2019-03-19

2002年,“彩乌鸦”系列从德国的莱茵河畔飞到中国大地,以一种高贵华丽、别具一格的形象翩然于童年阅读中,打动了千万中国孩子的心。

体味真正好书的味道

玩古董的人最害怕赝品,曾有人问收藏家马未都怎么鉴定真伪,他笑着说:“当年经常去故宫转,看多了真东西,再看那些假的,怎么看怎么别扭。”其实读书也一样,看过真正的好书,慢慢就有了挑剔的眼光和自己的判断力。那么,什么样的书才是真正的好书?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彩乌鸦”系列(20册)来自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的推荐,每本大约是3万—5万字,题材风格多样、文学性极强。比如《我的小姐姐克拉拉》以幽默的语言和独特的视野,描写了幼儿与成人思想行为的差距;《本爱安娜》讲述了人生第一场最纯洁和最脆弱的爱;《火鞋与风鞋》以父子俩四个星期的漫游生活为主线,串联一个个成长的故事……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院长克劳迪娅·玛丽亚·佩歇尔博士认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是让孩子在文学中去体验真实的生活,让他们真正发展自己的个性,更好地参与到社会当中,实现自己的社会化。

值得一提的是,该套书的责编是由学者型编辑魏钢强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彭学军担任,他们以“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的编辑理念,从选本、篇幅,到译文、插图,甚至纸张、装订、字体、字号、边距等都精益求精。他们坦言:“我们害怕过度的专业和一味的时尚会影响文字的质朴与美丽,干扰本色的阅读。我们丝毫也不怀疑,读者在咀嚼文字的同时,我们所有细微处的努力都会被慢慢体察和发现。”17年来,他们没有做过大张旗鼓的宣传,但那些薄薄的小书却吸引了国内儿童文学界持续关注的目光和学生、教师、家长们口口相传的诵读热情。

 “对于今天的中国儿童来说,‘彩乌鸦’系列是送给他们的一套非常好的审美标准和阅读趣味的书,这是一套定标准的书。”评论家刘颋认为,现在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品大多是甜、软、美、纯的,偏重母性气质,对孩子呵护有加,缺失父性品格。从德语文学来说,父性品格(包括父亲、叔叔、爷爷等)意味的是勇敢、强大、不畏惧,对每一件事情的态度是直面它,去解决问题,去跨越生命中一个个障碍,这种气质对于当代中国儿童来说难能可贵,也是非常缺乏的。

润物无声,温暖童心

了解一本书有多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去读它。“彩乌鸦系列10周年版”新增了《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下落不明的故事》《到奇迹岛去》和《莉莉老鼠的冒险》4册,翻译、编辑、装帧全方位进行了优化升级,并还原了原版书的缤纷色彩。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和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联合举办的“彩乌鸦系列10周年版”首发庆典上,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蒋玲和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的客人一道,用德文朗读了《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的片段,让现场观众沉浸于阅读氛围,真切地领略了这位幻想文学大师的语言韵律之美。

 “我几乎每本都读过,其中有的书是特别喜欢。”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梅子涵说,“如果让我排一个顺序的话,我愿意把《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放在第一本。这样的书真的要读几遍,每次读都会有新鲜的东西产生,这样的书再过50年依然是经典。”

接着,梅子涵娓娓道来:这是一个小男孩的故事。赫尔曼因为一大早就被爸爸妈妈唠叨指责而愤愤不平,于是他离开了家,但没有去上学而是在街上游荡,最后被大雨淋得透湿……当他走到学校的时候,校园里已经空荡荡,所有的同学都走了。赫尔曼惊慌地回到家里,饭也不敢吃,被雨淋湿的身体也很不舒服,就回到房间里去睡觉了。爸爸推门进去探望并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到一个地方去送一封非常重要的信,结果发现那里是一座空城,只好空手而回。赫尔曼说:“爸爸,我今天也去了一趟空城。”爸爸说:“我也去过,很多人都去过,有的还不只去过一次两次。”最后在父亲的温柔和智慧中,孩子进入了梦乡。

 “童年乃至人生会有很多的荒唐,自以为是到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去送一封很重要的信,结果空手而回,而成长就是这样完成的。这本书、这个故事一直在我的心里,所以我把它放到书橱中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梅子涵说。

太原学院教授崔昕平深有同感:“德国的儿童文学作品也会借助文学去实施教育,但《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中的家长选择了一种不追问、不指责的态度,最后还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到圣克鲁斯的经历’,这种云淡风清的传递其实才是一种真正化解孩子的心结、守望孩子成长的方式。”

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你

 “彩乌鸦”系列是彭学军编辑的第一套童书。她告诉记者:“几年前,我去一所村小送书。拿到书的孩子们欢天喜地,可一个瘦小的女孩悄悄地对我说:‘我妈妈也死了。’我吃了一惊,才发现她拿到的是一本讲述失去亲人的家庭如何走出生活阴影的小说(冥冥之中,这本书恰巧被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小女孩拿到了)。我迅速地回忆了一遍这本书的内容,放心地把它交回到小女孩的手上。我觉得这本书可以帮到她,让她坚强起来,找到纪念母亲的最好方式。这本书就是‘彩乌鸦’系列中的《妈妈走了》。17年来,我被这套书照耀着、托举着,也磨砺着、牵绊着,是‘彩乌鸦’让我明白,把什么样的书交到孩子手上才坦然、心安甚至自豪。”

非常喜欢德国著名作家米切尔·恩德的江苏省特级教师丁筱青,在把《毛毛》推荐给学生之后,也把“彩乌鸦”系列带到孩子们面前。她从多年来与学生共读中发现,“彩乌鸦”系列的语言具有趣味性和节奏感,特别适合大声朗读给孩子听。而对于学生来说,每本3万—5万字的篇幅,让他们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就可以轻松愉快地读完一本,而当他们把一本一本读完的书摞起来的时候非常有成就感。

北京市特级教师王文丽回忆当年跟学生们一起分享这本书的情景时说,“我很庆幸遇到了《本爱安娜》这本书。以前我们经常抱怨学生不会写作文,甚至会把作文书拿来教给他们写作技巧,但在阅读《本爱安娜》时,我没有给他们讲任何技巧,学生们却写出了很多优美的、有思想的文字,是‘彩乌鸦’打开了孩子心里的一扇窗。我认为,教师不应该去教学生怎么阅读,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适当的引领就够了。”

 “十多年了,‘彩乌鸦’的第一批小读者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再过十多年,这套书的编辑早就不做编辑了,但那个时候,一定会有年轻的父母给孩子讲述自己小时候读过的‘彩乌鸦’。”魏钢强感慨并期待着。

 标签:经典文学  童真  
152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