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梦》:写给狼妈虎爸的童话

语岩文志

2018-01-11

1

《狼王梦》是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的代表作。

所谓动物小说,主角是动物。动物小说之所以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它刺破了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的种种虚伪的表现,充满了原始的生命力,给人们带来丰富的思考和启迪。

《狼王梦》最初发表时,题名为《母狼紫岚》。小说讲述了母狼紫岚为了实现将后代培养成狼王的梦想,一次次遭遇失败,却又执著追梦的故事。

2

初春,浩瀚的尕玛尔草原上。一块岩石的背后,闪烁着一只母狼警觉的目光。

她的目光中,没有姹紫嫣红的花草,只有行走的血肉。

这只名为“紫岚”的母狼,是狼中“美女”!

罕见的黑紫色披拂了她的全身,腹部却是纯白的。平日里,她体态轻盈,奔跑起来,就像一片飘飞的紫色雾岚。因此,得名“紫岚”。

此刻,她怀孕了,并且即将分娩。她拖着行动不便的身体,正焦急地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紫岚是只有品味的母狼。

本来老鼠是可以捕到的。但她不喜欢老鼠的味道。她担心,以老鼠为食,自己的孩子将来会像老鼠那样瘦弱、委琐。这与她将后代培育成狼王的梦想显然是相悖的。

狼王梦此时已经启航,她渴望能够痛饮一顿咸腥滚烫的鹿血,再啖一顿鲜嫩可口的鹿肉,这样,一方面能够保证自己有充足的体力生产,也能保证产后有充足的奶水哺育狼崽。

她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大胆而又奇妙的想法:偷袭养鹿场。

她瞅准了一个时机。

清晨,启明星升起,猎人打起了瞌睡,大白狗也把头埋在了两腿之间。

她像一片树叶,轻盈地跃过一人高的木栅栏。又一阵风似地蹿到一只母鹿跟前,迅速叼起一只鹿崽。仅几秒钟,她迅又跃出了栅栏。

正当她贪婪地将鹿崽的滚烫的血液吸干,精神稍显振作时,大白狗却追踪而至,背后是猎人的吆喝声。

紫岚预感实在甩不掉大白狗,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反击。但就在狼牙触碰到狗喉管的一瞬间,大白狗两条后腿踢中紫岚的腹部。

一阵巨痛,带来早产的征兆。狼崽们可不管大白狗就在眼前,他们迫切要来到这个世界。

紫岚为了迷惑住对方,抬高臀部,眯起狼眼,装作正在凝聚力量,随时准备发起反击。而身下,狼崽出生了。

当她产出第三只狼崽时,大白狗大梦初醒。

大白狗完全没有想到这只母狼竟然能在他的追捕中分娩,于是被彻底激怒了。他疯狂地咬下了紫岚后颈窝上的一块肉。

紫岚痛得大叫!奋力发起抗击,而此时剩下的两只狼崽正在爬出母体。

当紫岚感觉腹部轻松那一刻,她迅速将一双野性毕露的狼眼逼向大白狗。大白狗终于在恐惧中悻悻而退。

紫岚在与猎狗的厮杀搏斗中,产下了五只小狼崽,这简直是奇迹。然而,这只是故事的开始。

3

“狼王梦”始于公狼黑桑。

黑桑是一只富有魅力的大公狼。他通体漆黑发亮,体格魁梧,肌肉发达,头脑聪慧,身上总是散发着令紫岚痴迷和颠狂的气味。

黑桑曾经明白无误地告诉过紫岚,他想当狼王。两年时间,紫岚曾多次看到,黑桑半夜里在坚硬的花岗岩上磨砺狼爪,发疯般地啃咬树皮,铸炼锋利的狼牙。

紫岚十分欣赏黑桑的胆魄和毅力。觉得黑桑身上天生具有狼王的风采,理所当然应该当上狼王。

他们共同制定了切实可行、缜密非常的计划:先由紫岚引诱愚蠢的狼王洛戛,然后黑桑将他制于死地。

可就在计划准备实施时,不幸袭来:黑桑在名叫鬼谷的洼地,被野猪的獠牙刺穿了头颅!

死去的黑桑,身体已经僵冷了,但眼睛却还圆睁着,瞳仁里发出深邃的光,凝视着苍白的天空中冬天那冰冷的太阳。

紫岚站在黑桑的尸体前,感觉有一只无形的手,将黑桑身上的精华撷取,移植于她的内心,变成了一颗种子。那种子就是狼王梦。

冥冥中,她感觉到黑桑在乞求她,嘱咐她,要用生命浇灌种子,催其发芽开花结果。

4

五个狼崽,是紫岚和黑桑爱情的结晶。其中的三只公崽,顺理成章地先后成为狼王的培育对象。

长公子黑仔,获得了黑桑的全部遗传基因。

紫岚要把他培养成一只“超狼”,因此特别偏爱他。紫岚用一半的乳汁喂养他。喂奶时,还爱抚地舔着他漆黑的体毛。这种养育,使得黑仔拥有一种高贵的优越感。他颈壮实,臀浑圆,足足比弟妹们高出半个肩胛。

紫岚全身心地把黑仔当作狼王来雕琢。当她发现黑仔的性格缺少儿狼性,不够残忍时,毅然决然地撕下母亲温柔的面纱,毫无缘由的撕咬黑仔。当黑仔被激怒,伤害自己时,她倍感欣慰。

在紫岚的教育下,黑仔的胆子越来越大,他敢于在妈妈不在时走出洞穴。紫岚纵容了这一违反一般成长规则的行为。但不幸也就此发生,一天,他又独自走出洞口,被金雕琢伤了双眼,叼走了。

紫岚在凄厉的嗥叫后,转瞬即被梦想挪移到次子蓝魂儿身上。

为了使蓝魂快速成长,每次捕食到的动物血淋淋的内脏,都成为蓝魂儿的“特供”,这使得蓝魂儿的体格迅速强壮,很快,宽阔的胸脯突出一块块饱满的肌肉。

把蓝魂儿培养成狼王,最为费心的是性格的塑造。

开始,蓝魂儿与黄犊发生矛盾,总是依赖母亲来解决。她狠下心来拒绝,即使蓝魂儿被咬掉耳朵也不帮他,蓝魂儿灵魂深处的野性终于被逼出,他以狼牙还狼牙,将黄犊的尾巴咬掉。

紫岚不断地强化蓝魂儿“领头狼”的意识。在与黑熊的战斗中,蓝魂儿冲在了最前面,并且勇敢地钻入树洞,引出黑熊,因此赢得了群狼的赞赏。紫岚由衷地为此感到高兴。

猎物当前,蓝魂儿总是带头撕咬。就在这种狼王的品性成为习惯时,他不幸中了猎人的诱杀计,魂断捕兽夹。

培育三儿双毛成为狼王的路走起来有些艰难。因为之前的偏心,双毛营养不足,身体瘦小不说,精神也显得委靡。

紫岚不遗余力地喂养他,专门捕食那些肉食细腻血浆充足的动物,并且趁猎物血浆还未凝固,让双毛饱吮鲜血和内脏。不久,双毛的身体日渐强壮,身体就像涂上一层彩釉,胸脯和四肢爆突出块块腱子肉。

然而,双毛的自卑心理十分强烈。紫岚自感传统教育的方法太陈旧迂腐,于是,煞费苦心地设计了一套崭新的教育手段:先是激怒他,她绞尽脑汁,极尽所能,甚至使出在双毛口渴时,把尿撒在泉水中的损招。当双毛被激怒后,她又扮得十分卑怯,使出苦肉计,任由他将自己撕咬得皮开肉绽,以诱导双毛恃强凌弱的本性。

终于,双毛变得唯我独尊。当黄犊侵犯他时,他毫不犹豫地咬断了黄犊的喉管。

为了实现狼王梦,紫岚设计了离间计,除掉了洛戛最有力的助手。——不是所有健壮的公狼,都有如此富有智慧的妈妈的——双毛直接挑战洛戛。这是他们距离狼王梦实现最近的一次。

然而,就在决战的最后一秒,双毛埋藏在心底的卑怯却在洛戛威严的嗥叫中泛起。胆怯的瞬间,他被洛戛血腥地撕裂,又被群狼按倒在地,魂归西天。

狼王梦破灭!。

如果说希望,女儿媚媚的肚子,还可以寄寓梦想的。

她把新的梦想寄托到下一代的身上。

5

狼王梦在紫岚心中至高无上。即使是爱情,与此相比,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卡鲁鲁是一只壮硕的公狼。

他黑黄毛色混杂,四肢粗壮结实,鼻坚挺,耳直竖,骠悍潇洒。在狼群中,他的地位仅次于狼王洛戛和狼王的亲密伙伴古古。

那一天,狼群聚集,敏感的紫岚就感觉卡鲁鲁投向自己的目光,像火焰,像辣椒,又烫又辣。

不久,卡鲁鲁为了引起紫岚的青睐,在捕杀牦牛的战斗中尽显威风。取胜后,又请紫岚来分享牦牛的内脏。

紫岚尽管也是春心荡漾,但为了哺育幼崽,为了实现狼王,拒绝了卡鲁鲁。但在心灵深外,她眷恋着他。

当三只狼仔相继死后,紫岚在草原上意外地遇到了卡鲁鲁。那一刻,她强烈地渴望能得到卡鲁鲁的爱抚。她主动向卡鲁鲁示好,卡鲁鲁却像避开不祥之物一样跳开了。

紫岚在水塘边看到自己的影子,才真正明白了原因:眉头积聚着阴云,牙缺了,唇残了,伤残的前肢吊在胸前……从前那个亭亭玉立的紫岚不见了。

当卡鲁鲁把当年喷射火焰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儿媚媚时,她没有吃醋。

因为,她相信卡鲁鲁的基因,可以带给她可以实现儿狼王梦的外孙。

后来,狼外孙出生了。为了使狼外孙免于被金雕叼走的命运,她选择诱捕金雕,最终自己命丧长空。

6

《狼王梦》中,场面描写极为精彩,并且俯拾即是。

牦牛喷了个响鼻,勾起硕大的牛头,亮出头顶那对象牙色的犀利的牛角,朝卡鲁鲁的胸脯刺去。

按理说,卡鲁鲁应该扭腰跳闪,避开力大无比却又愚蠢透顶的牦牛的锋芒,从薄弱的侧面进行袭击的,这是捕食的常识呀。但一心想在紫岚面前显示英雄气概的卡鲁鲁,却站立在牦牛面前凝然不动。

小心,牛角尖已快挑破胸脯上的皮了!就时迟那时快,只见卡鲁鲁闪电般地跃起,从两支牛角之间狭小的空隙蹿过去,扑到笨拙的牛脖子上。

真可谓惊心动魄,然而形象鲜明,狼性十足。

紫岚怀着身孕跃过一人高的栅栏捕食鹿崽,与大白狗搏斗;黑仔被金雕捕捉;蓝魂儿引熊出洞;双毛被捉弄,与狼王洛戛决斗,以及紫岚引诱金雕,并与之空中搏斗等,一幕幕场景,也都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7

在每一次追逐狼王梦的过程中,紫岚都表现出惊人的毅力、坚韧的自我牺牲精神,以及超出“常狼”或者大多数人的智慧。

但如果说紫岚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我会第一个表示不同意。

每一次狼王梦想的破灭,都与她存在关系:

她有意培养黑仔的勇敢,于是让他过早地单独地走出洞穴,导致被金雕叼走。

她强化蓝魂儿的冲锋在前的意识,导致蓝魂儿正中了猎人的计谋。

双毛就是平常之资,她却拔苗助长,让一个本可以安稳生活的生命,迅速凋零了。

紫岚对每一位子女的付出,都是有目的的。蓝魂儿、双毛,假如没有前一个“候选狼”的逝去,就没有他们的被偏爱。请注意,他们的被偏爱是依次降临的。

狼王梦,到底是谁的梦?

瑰丽梦想,应该属于虽然死去,但因为梦想而死不瞑目的黑桑,和活着即追梦不止的紫岚。

三只小公狼,他们只是父(母)梦子还的牺牲品。他们自身并无期望,身体里被残忍地输入了某种程序,成为飞向梦想的箭矢,而最终又坠落于飞向箭靶的路上。

梦想更像是邪教。它让紫岚颠狂,三只小公狼失去童年,稚嫩的生命背负着沉重,最终美好的生命凋谢。

有一部热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阿米尔·汗扮演的爸爸,本是一名优秀的摔跤运动员,被迫退役后,就将实现冠军的梦想挪移到两个女儿身上。训练中,他那如炬的目光中,喷射的是咝咝鸣叫着的火舌,这与紫岚何其相似。一个是“虎爸”,一个是“狼妈”。

回眸现实,这样的虎爸狼妈数目不少。并且有很多人,被尊为偶象。

一个问题,值得深放思考:让子女成为自己实现梦想的工具,到底是自私还是高尚?

生命需要梦想导航,难道不需快乐和健康?

……

书合上了,思考还在继续——这样的书值得一读!


 标签:童话  教育  亲情  狼妈虎爸  动物小说  
31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