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独特视角记录南京大屠杀事实

三镇镇守使

2017-12-13


拉贝故居,南京市广州路小粉桥1号。

其实它离我很近,很近,因为它离我在南京的寓所很近,每次从地铁珠江路站出来,穿过小粉巷遍是汉口路,走几步便是家。但是你不注意看,一眨眼它就会从你眼前溜过去,因为它不过是小巷子口一所安静的小洋楼罢了。

但是它离我却那么的遥远,直到我远离家门上大学再回来时才偶然发现,拉贝先生70多年前居然就生活在我的身边。
于是我开始阅读拉贝。我希望能够从他的日记里了解当年在我身边的这些街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南冬天里的夜是寒冷的,我躲在被窝里,摊开书,惨白的灯光投射在书页上。我轻轻地翻开这本日记,翻过一页又一页。

深夜,寂静无声,它们活了,铅字。

1937年12月的南京城。同样是冬天,只是更加寒冷,更加凄清。日本人入城了,他们烧房子,他们抢东西,他们杀人,他们强奸女人。南京城的街道上几乎快看不见一个神态镇定的人,准确地说是活物。

一个笨拙的老头子坐在小粉桥1号的窗口静静写着什么,房间里的灯由于照明被破坏总是忽明忽暗。突然院子里有人用南京话大声呼叫:“拉贝先生,不好了,日本人,日本人来了,救命啊…..”。他会猛的站起来,奔下楼,也许手里再拿上一把手枪,然后大声用德语高呼:“住手!我是德国人,这里是德国人的居所,你们无权这么做,快给我出去!”看见这个古怪的德国老家伙,那些满脸怪样的日本人怔了,有的会静静地退出去,有的则挥舞着刀嚷嚷着不肯离开。不论如何,拉贝从来不会退缩。


在1937-1938年,几乎每天每夜,南京城里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不仅仅在拉贝的屋子周边,更多的“事件”出现在南京城里的大街小巷。他想做的是保证南京城安全区里中国百姓的生命及财产安全,能做的却只是向日本大使馆,司令部提出无数次的抗辩,声讨,递交一份又一份备忘录,还有随时地,自己“个人英雄主义”式的刀下或者枪口下留人而已。

他不是圣人,尽管那时南京人已经这么觉得。他长着一副典型德国人的模样和身材,带着副眼镜,只是一个工作在中国普通的德国商人,同时还是一个不纯粹的纳粹分子。然而,要是没有这个纳粹党员的身份,他也许无法拯救那么多的生命。

我想说,日记不是一种吸引人的文字形式,有谁会没事干要去了解一个与你无关,相隔千里甚至千年的人每天的生活?更可怕的是,如果那些文字记录的尽是些流水账般的琐事,那真叫人不堪忍受。不幸地是,拉贝先生的日记实在很流水账。如拉贝自己所言,“这不是一本消遣性读物,虽然开头部分可能会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它是一本日记,是一个真实情况的报告。”他在里里总是仔细记录了每天在南京城发生的“事件”,时间,地点,人物,发生了什么。文字一丝不苟,力求准确,立场客观。这些事件全都是关于日本占领军当时对南京城和南京人做出的各种令人发指的行径。

他在日记里也会抱怨中国人的贪污,不守信用,也会咒骂美国人,英国人的胆小,偷跑,也会想念自己的家人。这本日记里全是这样真实的人,事,情。

可以说,拉贝以德国人的严谨和商业从业者的习惯细致地记录着那年冬天南京城里的一切。

我们读着他的日记,仿佛漫游在1937年冬天的那座南京城。那座城里只有兽性和人性在搏斗,流过城边的长江水更像是一个民族被残暴切开的,无声无息地流出鲜血的血管,冬天里,一个民族在畏畏缩缩地颤抖,苟活着。但是我们还能感受到一个外国人伟大的人性,看见一群人的伟大的举动。

另一位德国人,利奥波德 冯 兰克先生曾经说要让史料自己开口说话。那么我想,作为德国人的拉贝先生做到了,他的日记作为史料确实具有开口说话的能力,告诉我们1937年冬天的南京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标签:南京大屠杀  二战  历史  传记  国家公祭日  
277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