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是堆上等的煤炭

玩具控

2017-03-22

亲人在我的生活里早就已经成了快要消失的一部分,但我有时候我还能记起他们。记得小时候,我和几个孩子坐在家里一起看Tom and Terry,大舅也和我们一起。比起我们,似乎他更热爱这部动画。他总是笑得最大声。其他长辈常常因此而调侃他说,“都那么大了,还看这些小孩的东西,也不害臊。”面对这些,他总是反问一句,“那有什么?”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没间断。

很久之后,我才明白他是多么明智。

在脱离那个家之前无数争吵中的一次,我对长辈大喊,“都是骗人的!还小的时候就只会教什么屁理想,什么屁美好,什么屁坚持,什么屁原则,什么屁道德!可长大了,就开始推翻以前的说法。幼稚?!书生义气?!不现实?!然后让我把以前唾弃的东西当真理!恶心死了!”
我不记得自己用了多久时间去适应这种反差带来的刺激。我想,小时候他们把我调教得太成功,以至于我无法向他们妥协。我离开时不是完全不难过,可那一瞬间,我真是觉得轻松了。后来的生活的确不够舒服,可是我满足,心里的,我不用和自己争斗,这很好。这个社会并没那么糟糕,只是需要花点时间找到个合适的方式去和它相处。

除非必要,我不读太过艰涩的书。大多数时候我会看儿童文学,并且不断反复地看自己喜欢的那几本。后来发现,这些故事都不是为孩子写的,而是为了长大的人写的。那些简单的文字,简单的故事,简单的叙述一直在说,困难是堆上等的煤炭。去掉那些繁复的伪装,很多事都会变得简单。

这个世界本来很简单,只是,不断累积的时间让一切都变了。为了打发生存的寂寞,我们把世界弄得复杂,以至于最后,我们纠结着细枝末节,却找不到简单的真相。

在《绿野仙踪》里,一切都是简单的。多箩西想回到堪萨斯,稻草人想要颗脑袋,铁皮人想有颗心,狮子想变得勇敢,于是他们就上路了。他们没想过,这时间要走多久,会碰到多少困难,会不会被彼此算计,他们甚至不知道奥芝会不会答允他们的要求,他们只知道应该去一趟翡翠城。困难一个接一个,却是极其简单地被克服了。没有多少心理描写,也不需要长段激烈的过程,一切都迎刃而解。

他们在困境的时候没多少事可斟酌,可以,大家就一起走,不行,就放下。他们从来不争论之间有多少利益得失,简单得很。他们各自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公平与否无关紧要。当奥芝要求他们去杀死西方女巫来换取他们所要的,他们也没多少复杂的情绪。难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上路去寻找西方女巫。

想要,就去争取,不用想其它的事。不去担心是否会丢掉性命,也不想有多少胜算,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受伤了就受伤了,理所当然的事,能继续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

其实最后,他们并没有从奥芝那获得什么实在的东西。奥芝只是和多萝西一样的普通人。但是他给了人们信仰,人们相信他的无穷强大,所以他说什么做什么,别人都会相信。稻草人,铁皮匠和狮子只是相信他们获得了这种力量,他们变真的就变成了他们想要的样子。
脑袋也好,善良的心也好,胆量也好,都不是别人能赋予的。当我们相信自己拥有这些的时候,我们就有了。每个人都有一个潜在的灵魂,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变得无比强大。而灵魂需要可以坚信的想法。或许,我们可以分裂出一种人格,让自己爱上那个人格,这样,我们就能爱上自己。

这个故事结束得干净利落,我想,这是我见过最美好的故事结尾。如果多萝西一开始就知道那双鞋子可以让它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那么她就不会遇见稻草人,铁皮匠和狮子。回想起来,多萝西似乎一直莫名其妙地交着好运。她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会,不管她见到的世界多么美丽,遇见过多么好的朋友,她还是只想着不会笑的亨利叔叔和爱姆婶婶,一心要回到那个灰色的堪塞斯。

可每个人都爱她,因为她被好女巫吻过,因为她是个善良纯洁的孩子。虽然她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她带给了其他人念想。她让稻草人,铁皮匠和狮子有了实践自己想法的可能性。如果一个人可以给予别人希望,那么所有人都会爱他。因为多萝西单纯地坚持着一个梦想,所以即使她能力不够,也能凝聚力量。

困难是堆上等的煤炭,燃烧掉它们,就可以看见光亮。

 标签:儿童文学  童话  绿野仙踪  经典  美国文学  
578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